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体育

菊花残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2 23:57:0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一年前,在霸州112国道拐角处,那家叫“老地方”的私人旅馆里,菊花在我耳边说,明年夏天她想去一趟白洋淀,她来冀中平原都三年了,还没有去过白洋淀呢。从儿时看电影《小兵张嘎》她就梦想有一天自己能到那里去看看,能在碧波荡漾,荷花盛开的白洋淀上架舟畅游,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!当时菊花仰面躺在我的旁边,激情过后的圆脸上那鼻翼两旁的小小的雀斑闪着红晕,黑玛瑙般幽深的杏核眼睛闪烁着孩子般憧憬的光亮,她身体的中间部分盖着旅馆里浅蓝色的薄被子,上身和双腿裸在外面,高高耸立的乳房上端,两朵纹身玫瑰灿烂地绽放着。我眼睛盯着脚底边那台17寸电视屏幕上模糊不清的彩色画面问她:和大鹏一同去吗?菊花说:不,我一个人去,让大鹏在家守着烧烤摊。  我笑着说,要不我陪你去?菊花白了我一眼,咱俩的事还是保密些好。  菊花说的大鹏是她的丈夫,也是我的大舅哥,人长得高高大大的,只是耳朵很背,据说是三岁上打链霉素过量造成的,他们两口子是大前年来投奔我和小凤的。那一年我刚刚结婚,我的妻子叫陈晓凤,是在我们村打工的外来妹,我们两个是自己谈的,虽然在我们当地,人们很排斥讨外地老婆,尤其是东北的女人。认为她们大多不正经,嫁给你无非是骗几个钱花,然后就会一走了事。但我却不存在这种歧视,我认为小凤是个好女孩,是个值得我爱的女人,所以我义无反顾的娶了她。我们村是个有近万人的大村,个体企业也多,我想让他们两口子进了一家五金厂打工。后来菊花说她不想打工,她想在村里摆个烧烤摊,我和小凤琢磨着这事也不错,干好了毕竟比打工的收入要多些,刚巧自己家有一间老屋临街,闲置多年正好可以用来做铺面。我和小凤又借给菊花他俩三千块钱做底子,这样她的买卖就开张了。菊花是个精明的女人,能说会道,挺会做生意,那买卖一下子就火了。  因为我是跑出租的,菊花进城进货都是我开车带她去,其实即使菊花不让我去,我的老婆小凤也得逼我去,小凤说我嫂子是我哥花8000块钱从四川的山区买来的,她一个人出门,没有个亲近人儿跟着我不放心。  初我是不打算收菊花的车费的,可菊花却对我说,亲是亲,财是财,你跑车的汽油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车钱你不收,我下次就雇别人的,现在坏人多,我出了事看你如何向小凤交代。我想了想就接过菊花递过来的一百元钱,顺手从怀里又掏出五十递给她。我对她说,这样才公平合理。菊花笑眯眯的望着我,眼底里有一丝柔情闪过。是啊,来回一百五六十里的路程,这点钱刚刚够油钱。  菊花是一个有品位的女人,这从她安家时带来的满满一箱子书籍我就断定了,她嫁给了大鹏也就算“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”了。我曾翻过她的书,让我惊讶的是里面竟有诸如《中国文学史》《余秋雨散文集》这样的纯文学的著作。生意不忙的时候,菊花就会静静的坐在屋子的角落里,碰上一本书默默地读。菊花还写得一手好字,当我次在菜单上看到她的字,我真的折服了,那字简直就像从书帖上临摹下来的一样。  有一天晚上,我和小凤做完了夫妻间常做的功课之后,我抚着她光滑的脊背对她说。你嫂子这个女人不简单。望着小凤迷惑的眼神,我解释道,她是一个有知识的女人,有知识的女人心都高啊,你哥怕是留不住他。  小凤说,他俩差距是挺大的,不过女人有了孩子就会好的,也不知他啥时候给我生个一男半女的,我们老陈家也算有后了。说完后叹了口气,把头紧紧的依偎在了我的胸前。  我和菊花之间的事发生在去年夏天。那时小凤已经怀孕三个月了,我们之间的房事几乎就断了。那天在县城我和菊花把货进全装好了车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,天气火辣辣的热,汗水把我的背心和短裤都湿透了,菊花的脸上也是汗珠连连。  菊花带我进了一家饭馆要了两个凉菜两个炒菜,还要了几瓶啤酒,我感到很奇怪,因为她以前是很少要酒的。  我对她说酒就不要喝了,一会儿我还得开车。  菊花干净利索打开了两瓶啤酒,说天太热,你又是司机又是装卸工的,今天慰劳慰劳你,喝点冰镇的,降降温。今天我也陪你喝点,其实这两年我占大便宜了,你这人太实在啊,小凤嫁给你真是福气。  我说,嫂子咱俩还客气?一起吃过这么多次饭,我可一次可都没见过你喝酒。  菊花说,什么都叫你看见还行?不信回去你问问大哥,我比他都能喝。  我们边喝酒边说话,头顶的吊扇刷唰唰地转着,偶尔把菊花的裙子扇起来,她就连忙用手按住,还故意不好意思地看我。  菊花说:小凤怀的是男娃还是女娃,照过了吗?  我说:没照,这年月男孩女孩都一样,只要长大了有出息就好。  生个女孩你真的不在乎?菊花用眼睛撩着我说。  当然,我信誓旦旦地回答道。  你真是个好男人,菊花笑吟吟地望着我  我说:你也有一个好男人嘛,大哥早出晚睡地忙活生意,挣钱也不少,又不嫖又不赌的。  菊花喝了一口酒,脸上竟然有一丝冷笑。  我说:大鹏对你不好吗?我们大家都看着挺好的。其实你也是蛮心疼他的,群众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,看得准哦。  菊花忽然变得不耐烦了,说:我也没说不好啊,说这些干嘛,咱们喝酒吧。  我说:已经喝的不少了,不喝了,一会儿我还得开车。  菊花呆呆地看着我,就像一个孩子撒娇般地说:每人再喝一瓶好不好,不喝就不叫你走!  看着菊花那娇媚无比的脸,我默许了。  从饭店出来,菊花坐进车里,眼睛看着外面说:今天真热,我想去洗个澡。说完就不停的撩起衣角擦汗,里面的乳罩依稀可见,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直往头上涌。  我说:回去洗吧,在家方便。  不,我想在城里洗。菊花很执拗地说。  望着她近似哀求的眼神,我心软了就把车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的院子里。菊花下了车,我坐在车上没动。  菊花站在车下眼睛直盯着我说:挺热的坐那里面养痱子啊,你也进去洗洗吧,这家洗浴我以前来过,挺不错的。  我下了车说:你去洗,我就免了吧,我在树下坐一会儿。  没想到菊花竟拽着我走进去,说她请客。 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,菊花走到售票柜台前,边掏钱边用颤抖的声音说:我们是两口子,要一个单间。  我当时都被吓懵了,呆呆地任凭菊花把我拉进洗浴间里,她一扭身猛地插上了门。  我不解地说:嫂子,你怎么会这样?  菊花说:谁是你嫂子?你比我还大一岁呢。我早把你当哥哥看了,其实你也早当我是妹妹了。  我说:嫂子,咱可别开玩笑。  菊花说:我是当真的,你愿意就干,不愿意就滚。  我疑惑地看着菊花。  菊花接着说:每次装货卸货时,你总拣分量重的,让我搬轻的。那个冬天在回来的路上,天气很冷,你看我穿得单薄,就把外衣脱下来给我披上,可你冻得嘴唇都青了。还有一次我装货不小心挤上了手,你又是捏又是揉,还让我一边歇着,你自己装了满满一车,回来大鹏不在,你又自己全卸了,你知道吗?你是除了大鹏之外个那么揉我手的男人啊。还有好多次,你都那么像哥哥一样爱护我心疼我。  我脸热了,忙说:嫂子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  菊花飞快地说:所以说你早就把我当妹妹了,你是个好哥哥哦。  我难为情地说:那我也不能这样啊,这叫什么?  菊花说:怎么就不能这样,今天我就这样叫,亲哥哥,亲哥哥?说着双臂紧紧抱住了我的脖子,肥美的双唇热辣辣的印在我的嘴唇上。  我是个庸人,又喝了不少的酒,所以我抵挡不住菊花的诱惑,我就范了。  那一刻,我感到菊花的整个身心都在颤栗,酒后的脸色微红,一直到耳跟。她双眼紧闭,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种情感的旋涡当中……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,我感觉自己的发挥淋漓尽致。  你觉得今天自己受委屈了?完事后菊花问我。  我说:说不清楚,只是感觉对不起大鹏。  还有小凤呢。菊花幽幽的说。  我的酒劲过去了,大脑很是清醒,我猛然发现在菊花高高耸立的乳房上,左右各纹了一朵玫瑰花。我问道,你在奶子上纹这是啥意思?菊花的右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边的乳头。大鹏问过我很多回了,我告诉他自己喜欢就纹上了,其实我是在骗他。  那到底是咋回事啊?  是一个流氓…无赖…禽兽…亲手给我纹的,菊花咬牙切齿的说。这件事我没对任何人讲过,你要愿意听今儿我就讲给你一个人听听。菊花的手轻轻抚着我头上的短发,你愿意听吗?  我点了点头。  菊花说,我二十岁高中毕业后就在村里的小学做民办教师,一个月200块钱的工资。钱虽然不多,而且村里常常一年半载地欠着,你不知道我们那里有多穷。有村里同龄姐妹劝我和她们一起外出打工,收入毕竟比教学高得多,可我很喜欢这工作,我从小就梦想自己能当一名教师,终我选择留在村里。虽然教学很辛苦,可我感觉自己活得很充实。不知不觉两年的时光过去了,有一天校长单独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一脸愁云地对我说,学校的危房改造资金我去县教育局腿都跑细了,金局长今天告诉我说,让你明天去县里,他要向你了解一下学校的情况。菊花啊,这笔资金对学校的重要性我不说你也知道,拜托了。  第二天我就独自一个人进城了,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教育局,有人告诉我局长在开会,我等啊等,眼看快中午了,我才见到金局长。金局长是个50上下岁的大胖子,他说早知道教育系统有我这么个美女,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说完他领着我去了一家饭店。我为了弄到那笔钱,只能讨好金局长,陪他喝了酒,那是我有生以来次喝酒。我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。 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软软的席梦思床上,浑身无力,下体隐隐作痛,这个无耻的金局长穿着内裤,坐在我身旁悠闲的抽着烟。我一下子都明白了,我被金局长强暴了。  我想去报案,金局长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,要告你就去告,到时候我就说你勾引我,反正你也没证据。不过你要是听话的话,没你的亏吃,说着又恬不知耻的用手来摸我的胸。我用力拨开他肮脏的爪子,穿好衣服走出了屋门。  我独自一人跑到县城外的桥下,哭了整整一个下午,我还想到了死,可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我不放心,我终还是打车回了家。  几天后教育局拨给学校2万元的修缮资金,老校长乐得眉飞色舞,逢人就夸我能办事,为学校立下了汗马功劳。眼看着学校的危房修缮有了着落,我的内心也有了些安慰。可金局长并没打算放过我,没事找借口让我进城,而且还拿出手机播放我的裸体照片威胁我,我曾多次哀求他求他放过我,可他却欲壑难填,一次在宾馆里,他把我绑在了床上,兴致勃勃的在我的胸前纹上了这两朵玫瑰,他说,这两朵玫瑰就是我们二人爱的纪念。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了他的折磨才远嫁他乡,嫁给大鹏的。我看见菊花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淌在了她的双颊上。我用手为她擦着泪,轻轻地把这个苦命的女人搂在了怀里。  在回来的路上,菊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哼起小曲来,她唱的是九九艳阳天,她的嗓音很甜美,  “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  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  东风呀吹得那个风车转哪  蚕豆花儿香呀麦苗儿鲜  风车呀风车那个依呀呀地唱哪  小哥哥为什么呀不哇开言”  唱到这里歌声嘎然而止,菊花笑眯眯的望着我,小哥哥你怎么不说话,哑巴了。是不是刚才累坏了,大鹏比你要厉害多呢!  我想应该也是,大鹏五大三粗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小哪儿都不小。  这时菊花掏出钱来给我算车费,我说这次就算了吧。  菊花瞪圆眼睛问:你什么意思?我可不是洗浴中心的小姐哦。  我说,瞧你说哪儿去了?  那你就收下,和以前一样。说完菊花就把钱放到我面前的驾驶台上,那里面竟多出来二百。  我说你为什么多给我?这可和以前不一样。  菊花笑笑说:就为刚才我立时感觉受了莫大的屈辱,脸腾地热了。我说:你不是小姐,可我也不是鸭子。  菊花依然笑着说:瞧你想哪儿去了,我是说刚才咱俩的事,是我一时昏了头,我对不起你老婆小凤,拿这钱给她买件裙子,不过也买不了好的。  我仍是不肯要,菊花像是快要恼怒了,对我杏眼圆睁怒目而视,我这才不得不收下。  菊花说,你说我是不是特下贱?  我摇摇头说,你人挺好的。  这么说你喜欢我?菊花目光直视着我问道,你愿意和我保持这种关系吗?我发现菊花的目光里含了一丝哀求的光芒。  嫂子,只要你不嫌弃,我求之不得。  这件事以后我们再次来城里进货时,就找到了112国道这家叫“老地方”的旅馆,斜眼睛的老板也挺默契,应该说我们配合的很好,都心照不宣,而且,每次他都安排我们在201房间,熟悉的201房间就像我们的另一个家一样。尽管每月只有那么一两次,但每次她都是那般全身心的投入,有一次我提醒她,是不是戴上安全套?  菊花说不用,她盼着自己怀孕,不管是鹏的还是你的,我都会生下来。  她用手使劲拧我一把,嗔怪道:在这里你不许提他。  还有让我感动的是,每次进城里她不是给我买一件衣服,就是给我的爱人买一双鞋,有时也给大鹏买一些适用的东西,惟独舍不得给她自己买。   共 1004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
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
癫痫的正确饮食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资讯 开发windows桌面小程序 行业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