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体育

绕圈的蚂蚁7z

时间:2019-06-10 06:14:5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绕圈的蚂蚁

能让女人骄傲的并不是她们的,而是她有一个的男人死心塌地地爱她。林小芹每次这样想的时候,她的心里就掠过寂寂的悲凉,像秋风扫过落叶般的刻意。她不是一个的女人,她也没有一个的男人死心塌地地爱她。

除了吃饭上课睡觉,林小芹干得多的事就是漫步。她没有目标的走,经常是绕着A大一圈又一圈的转。谁又有目标呢?每个人都是地球仪上的蚂蚁,不停不停的爬,自以为世界很宽广,其实只是在循环地绕自己的圈。

绕圈的时候,她总是遇到一个男生,穿着滑冰鞋,偶尔踩着滑板。他也是在绕圈。不过他的圈绕得比林小芹风光,他总是能吸引所有人的眼光。林小芹知道他。他基本上是A大风云的人物,成绩好,又是学校乐队的主唱,本来他还是学生会的主席,后来因为不满学校的某些规定辞职了。

林小芹莫名的喜欢上了他。

可是林小芹是那么自卑,自卑到遇到他的时候不敢抬头看他,自卑到不敢说起他的名字,尽管她用满满的自信伪装自己。

林小芹在心里偷偷叫他小白。就是蜡笔小新里的那个小白。像一团软软的棉花糖,让人想一口一口地吞下去。小白才是属于她的。

每一次远远地看见小白,林小芹就希望他会摔倒。可能是因为他太,林小芹想证明他也不过是个凡人,也是会摔跟头的。如果他摔倒,林小芹就会跑到他跟前,递给他有淡淡香味的心相印手帕纸,那样,他是一定会记住她的。

高中林小芹后坐的男生口袋里总是装着心相印手帕纸,他的身上总是有那种独特的淡淡香气。每次林小芹问他要纸的时候,他就把整包的心相印都给她。林小芹觉得很温暖。那个男生叫昊。

她跟昊的关系她也说不太清楚。有一段时间,莫小米迷上了阿尔卑斯的棒棒糖。她总是买,偶尔也给昊。昊说:“小芹,我会给你买各种口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。”林小芹没有当真。可是他真的就买了。8种不同的口味,花花绿绿的包棒棒糖,她自认为承受不起那样的甜。

小白依然招摇地从林小芹身旁一次次的滑过,带着众人艳羡的目光。他从来没有摔倒过。

北京天开始冷了,总是刮很大的风。是刮,不是吹。林小芹讨厌这样的风,狰狞地刮得她的头发全带上静电,张狂得在空中飞舞。

林小芹不喜欢北京,她是想留在家乡的。北京是昊的梦想。他对林小芹说过,他有个特别崇拜的哥哥,特别的,在北京上大学。跟他哥一块在北京上大学是他的目标。可是昊失败了,他高考失利了,留在家乡复读。但是林小芹却违背了她的意愿,到了北京。

林小芹说不清楚为什么,填志愿的时候她就自然的选择了北京的学校。不过林小芹从来没有后悔过,虽然也很想念家乡湿湿凉凉的空气,柔软的风。她总是觉得她是在完成昊的梦想,而且她遇到了小白。

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好像一下子就到春节了。没什么过程。

坐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家,同行的是同班的一个憨厚可爱的男生。一路上他不怎么和林小芹说话。但是很照顾她。他买很多零食,因为要和她同路。林小芹的心里是感动的,可惜她不怎么吃。

到家出站看见妈妈和姐姐在等着。林小芹一见她们就说个不停。姐姐说:“小芹,怎么你就跟没走似的?”

“是啊,”林小芹说,“我也觉得这中间好像没过程”。

在家没什么事,很平静。林小芹总是瞎逛,偶尔到书店坐一下午。新年的快乐浸染在每个人身上。林小芹觉得很幸福。

跟同学聚会,林小芹不敢很认真的问起昊。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。在别人看来他们就是很普通的前后桌。但是林小芹知道不是,她不知道昊怎么想,至少在她看来他们之间是有某种东西存在的。大家在一起聊起高中的同学,林小芹知道昊在一中复读。她的朋友叶溪也在一中复读。

人生总是很玄妙的。

那一天林小芹在书店读《卡夫卡文集》。抬头的瞬间看见一个人正付帐。那黝黑的皮肤颜色,晶亮的眼眸,不是小白吗? 但是怎么会呢?小白怎么会在这出现?

“小白。”林小芹轻轻地叫出口。可是他没回头就出去了。林小芹忘了,其实就算他是小白他也不会回头的,小白是林小芹为他取的名字。

走之前林小芹去了一中。找叶溪吃饭,这是她给自己的理由。

在叶溪的教室里和叶溪偷偷的聊天,林小芹仿若回到了高三。而她知道昊就在隔壁的教室。叶溪说她快补得没信心了。她说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都是一个班的昊却越补越好,而她却是补成这个样子。

林小芹了解叶溪,她总是爱抱怨的。但是听到她这句抱怨她心里却莫名的高兴。

下楼的时候,在拐角处她看见了昊。他还是没变。他的目光从上面那层楼梯直直地放在她眼睛上。那么短短的一瞬,他们又不约而同的转开了视线,仿佛谁也没看见谁。

也许以后再没机会见到了。林小芹戚戚地想。

回到学校林小芹的日子继续平淡。只是再看到小白,她会觉得亲切,因为他是他老乡呢。

林小芹继续地绕着她的圈,不同的是她已经会绕到很远的陌生地方,再折回来。因为在A大她再遇不到小白一个人招摇地滑过。

他恋爱了。同样很漂亮招摇的女孩子。他会搂着她慢慢地散步,十一点之前送她到宿舍楼前,在楼下像所有恋爱的人一样依依惜别。只有林小芹还是一个人,小白再也不是她的了。

夏天匆匆忙忙地就到了,校园的玉兰花还来不及看就凋谢了,一地的花瓣,分外的寂寞。

林小芹也会穿上粉色或白色的裙子,招来众多艳羡的目光。那个同她一起回家憨厚可爱的男生红着脸说:“林小芹,我喜欢你。”

可是林小芹想念的是昊。

暑假的时候林小芹没回家,她在一家酒吧打工。很高雅的一间,光顾的多半是白领一族。她的工作是在吧台倒酒。每天她把一个个亮晶晶透明的杯子里装上各种各样的酒,递给形形色色的寂寞男女,看着他们喝下一杯又一杯。

九月,A大的校门口出现了新的面孔,他们看着美丽的校园,对未来缤纷的生活进行着美好的憧憬。他们还不知道蚂蚁的圈是预定好的,只是日子在重复,而你会以为生活很精彩。

昊也拖着行李箱出现了。小白高兴的带着他进学校,他们两个就像久别的朋友,有说不完的话。原来,昊口中的哥哥就是小白。林小芹又有了晕眩的感觉。

人生原是如此玄妙。

入学后,昊没有找过林小芹。诺大的校园本身相遇的机会就不多,何况林小芹又那么刻意的回避。

一个月后的迎新晚会上,昊抱着吉他轻轻唱:

当我想你的时候

我的心也在颤抖

当我想你的时候

泪水也悄悄滑落

当我想你的时候

才知道寂寞是什么

当我想你的时候

谁听我述说……

灯光照着昊帅气的脸,此刻他是那么深情。所有人都沉醉了,有女生开始尖叫。林小芹坐在角落静静的听。她从不知道昊原来会吉他,原来有这么深情的嗓音。他这首歌又是为谁唱的呢?林小芹不敢想。她怕。此刻她已记不清那个给她送八种口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的昊,而台上这个昊却又是如此遥远。

晚会结束了。人群散去,林小芹落到了。夜风吹在她脸上,心柔柔的疼,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也一滴一滴止不住地掉。过去不是她的,今后也不会属于她。得不到想要的。这就是生活。

有人从背后递过纸巾,淡淡的熟悉的心相印味道。转过头,是昊。那么近,那么真实。

四目相对……

昊轻轻搂住了她。她那么委屈,抬着依稀的泪眼,只说出了一句话: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……”昊没回答,只是温柔的吻住她。

世界突然安静。

武汉脑瘫医院
新手如何学习seo
鼻息肉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