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历史

文采败家小老婆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15:36:2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败家小老婆    (一)    大宋期间,浙江杭州城众安桥北观音庵附近,有一个商人姓乔,名叫乔俊,与夫人高氏生有一女,年方十八,小名玉秀。家里有一个仆人,名叫阿赛。  这乔俊在外经商,一年之中有半年时间不在家。他在自家店门前开了一个酒店,叫仆人阿赛管理,又雇了一个大工叫洪三,在店里造酒。其妻高氏掌管钱财等一些事务。  这年春天,乔俊在外经商回来,船到南京附近,因风大无法航行,只得在船上等候。  这天,乔俊看见邻船上有一个少妇,生得十分标致,不免心生爱意,就去问那船上的艄工:  “你船上是哪里的客人?怎么还带着家眷呢?”  那艄工回答说:“是建康府的周巡检病故了,他的家人扶灵柩回山东去。那年少的妇人,是巡检的小娘子。官人问她干什么?”  乔俊说:“看来那个小娘子是守寡的了?是这样,我现在也想娶一房小老婆,那个小娘子挺标致,烦你去问问巡检夫人,肯不肯将这小娘子嫁人?要肯嫁人,我情愿多给她些财礼娶她过来。你要能谈成这事,我还给五两银子答谢你。”  艄工听说有银子答谢,便到邻船去向老夫人问道:“告夫人,邻船有位老爷看上了你家跟前这个小娘子,要娶她为妾,不知她肯不肯嫁人?”  老夫人说:“若有人娶,可以嫁给他,但要一千贯财礼。你有什么好主儿了吗?”艄工说:“是邻船上那个贩枣子的客人,要娶一个小娘子,特命小人来和夫人说。”夫人点头应承了。  艄工回复乔俊说:“夫人答应了,但要一千贯财礼呢!”  乔俊听说大喜,随即开箱取出一千贯铜钱,教艄工送到夫人船上去。  夫人接了钱,就跟艄工说,请乔俊到这边船上来相见。  乔俊听说,立即换了衣服,过船来拜见夫人。夫人问明白了乔俊的情况之后,就把小娘子叫过来吩咐说:“既然相公已死,我就做主把你嫁给这个官人为妾,今天就到乔官人的船上去吧。你要小心服侍,不可怠慢!”  小妇人与乔俊拜辞老夫人。夫人给了她一些衣物,送过船去。乔俊取出五两银子谢了艄工。  乔俊心中十分欢喜,问小妇人:“你叫什么名字?几岁了?”  小妇人说:“我叫春香,二十五岁。”  当晚乔俊就在舱中与春香同床而卧,算是入了洞房。  次日天睛,风平浪静,江上大小船只一齐开出。  乔俊走了五六天,来到杭州北新关停船上岸,叫一乘轿子抬了春香,径直来到自家门前下轿。乔俊打发了轿子,领春香进到家中来。他自己先到屋里去与妻子高氏相见,说知此事,又出来领春香进去相见。  高氏见了春香,未免焦燥起来,无可奈何地说:“你既然娶回来了,我也难以推脱。但你要答应我两件事,我就容你。”  乔俊问:“你说吧,哪两件事?”  高氏说:“,你跟她到别处住去,不许住在家里!”  乔俊说:“这个容易,我另租一间房子跟她住就是了。”  高氏又说:“第二,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再一起生活了,家里的一切全归我和女儿两人所有,跟你没关系了,不许你再来索要。你那边杂七杂八的事情,你都叫奴婢去做,我全不管了,别再来找我。你答应吗?”  乔俊心想:这不是扫地出门了吗?沉吟了半晌,明知不答应也不行,便说:“行,都答应你。”  第二天,乔俊早起求人在外面租了一间房,选个吉日,带了春香,打点一些简单家具物品搬了过去。  不觉半年过去了,乔俊又要出门,便吩咐春香说:“我得出去卖货,多两三个月就回来。你在家里等我,如有急事,可回去跟大娘家里说,我想她也不会不管你。”  又到这边跟高氏说:“我明天得出去作生意,大约两三个月回来。那边如果有事,看在夫妻面上,麻烦你照顾一下。”  高氏点头答应。女儿玉秀说:“爹爹早点回来!”  这时是九月间,乔俊出门搭船,上路走了。    (二)    乔俊一去就是两个月。春香在家终日倚门而望,终不见丈夫回来。  眼看冬天就到了,这一年天气特别冷。一天傍晚,春香闭门在家哭泣,听见敲门,以为是丈夫回来了,忙去开门,却见洪大工挑着东西进门。春香问:“大娘大姐都好吗?”大工说:“都好。大娘见大官人没回来,记挂着你,今天下了一天大雪,叫我送些柴米和零用钱给你用。”春香说:“谢谢你!回家去也多多拜谢大娘大姐!”大工答应着回去了。  第二天中午,春香在房中烤火,忽听得有人敲门,心想,这么大的雪,又是谁来敲门?起身开门看时,只见一个戴着破头巾,穿一身破旧衣服的人,向春香问道:  “嫂子,乔俊在家吗?”  春香说:“自从九月出门,还没回来呢。”  那人说:“我是他的里长,今天来派乔俊出工,去海宁砌江塘,每个青壮男人都得去。他既不在家,我就给你们找个人,你出钱雇他去替你们做工吧。”  春香说:“也行,你就找人替吧,我给你工钱就是。”  第二天饭后,里长领着一个后生,年约二十岁,来与春香相见。里长说:“此人是上海县人,姓董叫董小二。他自幼父母俱丧,如今专靠给人家做工度日。在这里,你每年只要给他三五百贯钱,换季节时做些衣服给他穿就行。我看你家里没有男人,雇他在家走动也好。”  春香听说,心中欢喜,说:“确实我家无人走动。看这人,想也是个善良本分的,工钱就依你罢了。”  当下谢了里长,让小二留在家里。  次日,里长来叫去海宁做工。春香取些零用钱给小二,跟着里长走了,做工到期回来便在家里住着。小二手脚勤快,处处小心谨慎,烧香扫地干活,事事让春香满意。    (三)    那乔俊是个不守本分的人。他在东京卖完货挣了钱不赶紧回家,却在外面嫖妓。这次又与一个叫沈瑞莲的暗娼勾在了一起,整天和她吃喝玩乐,全不管家中妻小,家里出了大事他还全然不知。  他的家里确实出了大事。  先是这边的仆人阿赛,病了两个多月之后不治身亡。高氏生性贞洁好强,阿赛死后,她没再雇工,自己在店中卖酒。  那边的春香自从雇了董小二在家,虽然做活勤快谨慎,并无非分之想,倒是春香有心看上了他,有时做工回来,热汤热饭给他吃,还时常眉来眼去的勾引他。时间一长,小二也有了心,只是不敢上前。  一天,正是腊月三十除夕之夜,春香叫小二出去买些酒果鱼肉之类回来过年。到了晚上,春香叫小二关了大门,烧了火盆,点上了灯,去灶上烫一壶酒,切了一盘肉,就摆在屋内床前桌子上。  小二做完事仍回灶前烧火。春香轻声叫道:“小二,你上屋里来,拿些东西去吃!”  小二进屋来,春香又叫小二到床前,说:“小二你过来,我和你喝两杯酒,今夜你就在我房里睡吧。”  小二说:“不敢!”  春香骂了声“蛮子!”就把小二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春香将酒斟上,两人喝了一个交杯酒,并说:“你一个人在外边睡,我在屋里也是一个人,天这么冷,今天咱们两个就在一块睡吧,这样暖和些。”  见小二面有难色,春香又说:“你今天不听我的话不跟我睡,可就是没福气了。”  小二忙跪下说:“感谢娘子有心,小人也已有意多时了,只是不敢说。今天娘子抬举小人,此恩杀身难报。”  二人说罢接着喝酒吃饭,吃完饭便脱衣解带上床。两个青年男女,一个从未尝过女人滋味,一个与丈夫久别,思男若渴,而今一旦勾到一起,恣意取乐,比新婚夫妻还要甜蜜,两人整整玩了一夜。  次日天明,小二先起来烧水洗碗做饭。春香稍后起床,梳妆洗脸吃饭。正是:少女少郎,情色相当。  春香和小二两人夫妻一般在家过日子,左邻右舍全都知道,只是无人过问。  高氏照管门前酒店,听外人传说春香与小二通奸,将信将疑,放心不下,便叫洪大工去跟春香说,让她搬回家来住,以节省家里用度。春香听后,沉吟了半晌,勉强说:“既是大娘好意,今晚就搬回家去吧。”  洪大工走后,春香和小二商量:“今天大娘叫我搬回家去,看来不回去也不行了,可是你怎么办?”  小二说:“娘子,你回去了,我可以常上大娘家里去,帮你们干些活,也能顺便看看你。可就是不能和娘子一起快乐了。要不然,今天咱们就散了吧。”说罢,两个搂抱着哭了起来。  春香说:“你放心,我今天收拾好东西,你帮我挑回去。我跟大娘说,就留下你在家里干活,暗地里咱们还能一起快乐,丈夫要回来了再说。”小二听说满心欢喜,说:“望娘子千万用心!”  当天下午收拾完了,小二先把箱笼挑了过去。捱到黄昏,洪大工提个灯笼来接春香。春香锁了大门,叫上小二跟她一同回家。  小二和春香到家见了高氏。高氏问:“你回家咱们一起住了,为什么还带小二回来,不打发他走?”  春香说:“我看大娘门里门外的也没人照管,不如留他在家使唤,帮咱们做些活,等丈夫回来了打发他也不晚。”  高氏心想,在我家里,我自会看管着他,还能有什么麻烦?于是就留下让他看店。  不觉过了几个月。春香虽和小二有情,终究不比在外面住时两个任意取乐。一天,春香听高氏说起小二做事勤谨又本分,便乘机说:“大娘何不给大姐招了小二为婿,也来得方便?”高氏听后大怒,骂道:“你这个贱人,好没志气!我女儿怎么能招个雇工为婿?”春香闭嘴不敢再提。    (四)    古人云:“一年长工,二年家公,三年太公。”  乔俊一去不回。小二在大娘家住了一年有余,出入房室,管的事越来越多,简直成了乔家公,不但欺负洪三,或早或晚见了玉秀,还拿言语调戏她,天长日久,玉秀真个被这小二给诱奸了。此事春香也知道,只瞒着高氏。  到了六月天气大热,玉秀在房内洗澡。高氏进来,看见女儿的身子丰满起来,吃了一惊。待女儿穿好衣裳,叫女儿到面前问道:“你让谁弄了身子,这奶也大起来了?你照实说了,我就饶你!”玉秀推托不过,只得实说:“我被小二哄了。”高氏顿足叫苦道:“都怪这小婆娘春香,招来了小二,坏了我女孩儿!这可怎么办?”欲待声张起来,又怕被人知道,害了女儿一世声名。沉吟了半晌,想道,只有除掉了这个蛮子,才能不被人知道。  过了两个月,八月中秋节到了。高氏叫小二买些鱼肉果子回来安排家宴。当晚高氏、春香、玉秀在后园赏月,叫洪三和小二在一边吃。到半夜三更,高氏给小二赏了两大碗酒。小二不敢推辞,一饮而尽,不觉大醉。洪三也有些醉意,自去酒坊里睡了。  待女儿玉秀也睡去之后,高氏和春香说:  “我本是看你的面子雇他来管家作买卖,哪想到你跟那个蛮子通奸。你两个合伙,又教他奸了我的女儿。丈夫回来,教我怎么和他说?我是个清清白白的人,自从娶了你进来,被你玷污了我家门风,这可如何是好!我思来想去,要保全咱们自己,只有把这蛮子除掉,神不知鬼不觉。丈夫回来,你我和女儿也都免得出丑,大家相安无事。今天就是个机会,趁他喝醉了,今天就除掉他。你快去拿条绳子来!”  春香不肯,高氏骂道:“都是你这贱人和他通奸,也因此坏了我女儿!你还恋着他不成?”  春香无奈,只得去厨房里取了麻绳递给高氏。高氏接了麻绳,往小二脖颈下去勒。毕竟妇人家手软,勒了半天也勒不死。小二酒醒喊了起来。高氏急了,教春香去灶前拿来劈柴的斧头,照小二脑门上就是一斧,砍出脑浆死了。高氏与春香商量说:“人是死了,这尸首必须今夜发落出去才行。”春香说:“叫洪三起来,拿块大石头绑在尸体上,驮出去扔在新桥底下河水里,等他尸首烂了,谁也不会知道。”高氏说行,便到酒坊里叫起洪大工来。  大工走进后园,看见了小二尸首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说:“除掉了这祸害,要留他在家,大官人回来也是麻烦事。”高氏说:“你趁着天不亮,把尸首驮到新桥下边,用块大石头绑住坠下水里去。白天有人问起小二时,就说小二偷了我家首饰,夜间逃走了。他家一向没人往来,不会有麻烦事。”  于是洪大工驮了小二尸体,高氏拿灯照着出门去了。  这时天还没亮,洪大工驮到河边,找块大石头绑在尸体上,丢进河里。这河水有一丈多深,当时就沉下水底了。洪大工回家,轻轻的关了大门。高氏与春香也各回房里睡了。  洪大工睡到天明,起来开了酒店,高氏依旧在门前卖酒。玉秀不见了小二,也不敢问。邻居也没人在意他家小二在与不在,有人问起,春香就说:“小二偷了我家首饰,夜间逃走了。”  高氏自以为这事做得天衣无缝,不想却被一个泼皮给捅漏了。    (五)    杭州武林门外清湖闸边,有个做鞋的皮匠叫陈文,娶妻程五娘。这年十月初旬,陈文与妻子吵了架,一生气到城里满桥边的皮市买皮子去了,不料这一去就没回来,过了一个月仍不见回。程五娘心慌起来,便进城里寻找。  她来到皮市,问皮店主人。店主回答说:“这一个月来都没见你丈夫来买皮。” 共 75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常吃豆腐会降低男子精子量
昆明治癫痫的专科研究院
药物治疗癫痫病能治好吗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