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养生

【春秋·微小说】微小说两则“毕业”

时间:2020-03-27 16:23:37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摘要:王庆和田寡妇之间有矛盾纠葛也有情感融通,可是世俗观念却让他们不敢前进一步…… 七月的天气闷热。夏夜月朗星稀。此时月影西斜。
田寡妇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儿子亮亮早已酣睡多时了。她东想西想地睡不着觉,并不是因为天热,而是因为她看到的那个令她惊奇的情景。她家的隔壁是王庆家,两家中间隔着一道两米多高的院墙,她在墙根种了很多的倭瓜、黄瓜、豆角,靠墙摆放很多的树枝子、向日葵秸秆,瓜秧子向四处自由地生长着。晌午时,亮亮正在睡午觉,她抓这个空闲站在凳子上理顺那些四处爬的瓜秧子,透过王庆家的玻璃窗户,看到王庆跪在炕上,炕桌上放着一个大西瓜,王庆双手抱着大西瓜,身体一前一后的晃动,定睛仔细一看,就看见王庆又粗又长的 从大西瓜的洞里 ,她一下子明白了怎样回事儿,一下子不留神从凳子上摔下来,树枝子挂到肉上挺疼的,她忍住没有吭一声,爬起来慢慢地走回屋里……
田寡妇和王庆已经是很多年的邻居了,彼此都很了解。王庆的媳妇前几年因为得了食管癌没有治好死了,王庆为了给媳妇治病花了好几万块钱,拉了不少饥荒,那几年他整天东挪西借地过日子。王庆曾经和她借过钱,不止一次地发誓就是砸锅卖铁卖房子也要给媳妇看病,绝不能看着媳妇眼睁睁地这么年轻就死了,她心里很佩服这条汉子,同时他的言行也让她感动了好长时间。她也抓空儿时不时地过去帮帮忙啥的,帮着喂猪,帮着做饭,时间一长,村里人就有人嚼舌头,公公婆婆都很忌讳这个,就不止一次地警告过她,她只好不再过去帮忙。王庆对她也总是千恩万谢的。田寡妇和王庆也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。王庆媳妇死后的第二年,田寡妇的老爷们上班的煤窑发生瓦斯爆炸死了,连个尸首都没有找到,那时儿子亮亮才不到四周岁,她整天哭得死去活来的,就觉得天塌了地陷了,当家人死了,日子没法子过了。公公婆婆却把煤矿赔的抚恤费揽在手里不给她们娘俩,就是怕她带着孩子改嫁走了,表面上天天问长问短地关心她,其实她心里明镜似的,这是不放心她,整天看着她呢。她整天以泪洗面,想带着儿子改嫁,手里没有多少钱,怕到别人家被瞧不起,只好苦熬日子。要说回来还得感谢王庆,王庆总是晚上偷着给她打电话劝解她,给她讲了很多的宽心话,亮亮已经没有爸爸了,不能再没有妈妈,要是连妈妈也没有了,孩子今后的成长会多令人担忧,为了孩子的将来也要好好活着;这几年只要坚持住,孩子大一些了,日子就熬过去了,没有人熬不过去的坎儿,人家王庆说得多好啊,没少给我吃定心丸;还偷偷地从墙头上递过来好多书,千叮咛万嘱咐地劝她多看看书。本来她以前没有闲心看书,现在更是没有心思看书,她为了扭转自己的悲苦的心境,强迫自己看书,就是在那个时候,她一页一页地在电灯下看书看到凌晨一两点钟,看完了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时代楷模张海迪》、《安娜·卡列琳娜》等书,经过半年多的慢慢疗伤,她渐渐地走出了生活的阴影。
直到现在,田寡妇和王庆白天见面也只是简单地问候几句,“你吃了吗”、“吃过了”、“你哪里忙去”、“赶集去”等等。看的书多了,田寡妇有时候在电话里和王庆能聊上半个钟头,有时候甚至一个多钟头,可以这样说,王庆晚上的电话成了田寡妇心头的希望和期盼。田寡妇很多次在地里干活时细细地回味他和王庆电话里说的内容,很多的细节她记得一清二楚。在梦里时不时会出现他和王庆在电话里聊天的情景,甚至有几次她还梦到和王庆在被窝里干那事儿呢,她的心里就像有好几只小兔子在蹦跳,脸烧得很,有时候越是想赶走这个念头,越是赶不走,就觉得对不起死去的亮亮的爹……
亮亮常去王庆家里玩,糖块、饼干啥的可没少吃人家的,他当过民办教师,还抓时间经常给亮亮补习功课,从来没有怨言。记得最清楚的那一次就是我那天晚上肚子钻心的疼,疼得我浑身没有力气,还是多亏了亮亮把王庆找过来,王庆背起我来放到三轮车上,把我拉到镇卫生院看病,要不是人家早早地把我送到医院,恐怕我就疼死过去了。人家垫付了手术费,做了阑尾手术,跑前跑后地张罗着。要是等到他爷爷奶奶从闺女家回来再把我送到医院,说不定我就疼死了。公公婆婆脸色不好看,我没有当回事儿,老东西脑袋想的是啥我还不知道吗。公公把我屋里的固定电话给拆了,我偷偷地买一个手机,时不时地照样和王庆晚上聊天谈心,老东西拦不住我。这几年我确实觉得我的心里和王庆越来越近了,可是,为了儿子亮亮,我还是不能改嫁呀。王庆要是会穿墙术多好啊,晚上穿墙过来和我躺在一个被窝里说知心话,还可以在想要的时候做爱,那得多开心。这几天我就觉得我特别想干那个事儿,心里头火烧火燎的难受,这个榆木疙瘩王庆也是,连这个都看不出来,真是让我着急。亮亮爸劲头真足,在我身上能折腾半个多钟头,觉得可舒服了……想着想着,田寡妇的手开始抚摸自己,开始咬着嘴唇轻轻地呻吟着,时不时地瞥一眼熟睡中的亮亮……
墙上的挂钟当当当敲了三下。田寡妇越想越兴奋,根本没有睡意。她突然灵感乍现,我要是向王庆表白心迹,他会同意娶我吗?我要是向他说,你晚上偷偷地爬墙头过来,我想让你要我,他会有勇气吗?我给他打个电话,不成,这样的事情说不出嘴来,给他发个短信,就一句话:王庆,夏夜苦长,芳心孤苦,我是你手里的那个带洞的西瓜,你想要吗?很想你的田翠芬。
手机短信发送出去后,田寡妇马上又后悔了,脸热心跳的她心里越想越乱,头脑中的影像开始模糊起来……

共 210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田寡妇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终于鼓足勇气,向王庆表白自己的心迹。小说心里描写细腻,语言朴实生动。共赏。【编辑:北极主人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04-17 20:15:14 这篇小说的本意是想通过田寡妇的心理活动来表现她的真实想法,在特定的生活环境里,特定身份的女人主公对待过去和现在的感情问题的矛盾与纠结,同时也写出了这个环境里人性的朴实,而人性的美好恰恰拯救了人物的感情,成全了一对男女遥望很久的跨域鸿沟的爱情。作品还是显得有点粗糙,有的地方的细节处理还是不到位。请各位老师多多指点。 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
2 楼 文友: 201 -04-24 14:05:16 一则短信,敲开了爱情之门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 -04-24 19:41:12 谢谢梦想的审读。问好。口腔溃疡怎么治疗
老年心肌梗塞如何治疗
藤黄健骨丸多久见效
婴儿大便干燥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3

网站地图